主人意外去世,老牛擋棺材前不讓走,村民罵牠不懂事,豈料知道背後真相,全村都氣炸了!

民間故事:老牛為主人殉葬鬼也不是那鬼,怪也不是那怪,牛鬼蛇神倒比那正人君子更可愛……。還記得這首《說聊齋》嘛,道不盡的人間滄桑,說不完的百態人生。今日就為大家講述一“牛鬼”的故事。從前有一石老漢,家裡有兩個兒子,老大叫石林,老二叫石樹,家裡還有一頭活了三十多年的老牛,六十歲的石老漢跟地打了一輩子交道。家裡那頭老牛自出生便跟在石老漢身邊,可以說是由石老漢一手帶大的,石老漢跟老牛感情很深厚,平日一人一牛幾乎形影不離。石老漢老伴在世時,看到石老漢對老牛無微不至的照料,有些醋意說道:你啊,這輩子不應娶妻生子,應該跟這頭老牛過一輩子。石老漢每聽到此,摸著老牛說道:那也不錯,你說是不是,老伙計。每當這時,老牛用頭蹭著石老漢手,發出“哞哞~”叫聲。有時看出老伴生氣,石老漢安慰道:孩子他娘,你一大把年紀了,還吃一頭老牛醋。咱家世代種田,跟老牛打了幾輩子交道。你說咱家這麼多地,僱人去種,還得付工錢,一不高興就尥蹶子不干。但是老牛耕了一輩子田,任勞任怨,從不抱怨,從某些方面來說,這老牛比人強多了。老伴聽到後,笑著說:一說這老牛,你總有一大堆道理,平時也沒見你這麼聰明。石老漢老伴走到老牛跟前說道:是啊,這老牛從不記仇。還記得嘛,有次它生了病,在田裡不願意動彈,你用鞭子抽打它。當夜回到家,你連餵也沒餵牠,餓了它一天。到了第二天,你跟它路過村東頭那棵枯死柳樹時,一粗壯的樹枝恰巧砸下來,它衝上前一下把你頂出去,那樹枝砸在它背上,被壓得趴在地上。如果不是它啊,你這條老命早就沒了。誰說不是,所以啊,它也是咱家一份子,我不對它好,對誰好!石老漢理直氣壯說道。唉,老伴先離我而去了,你可得陪我走到最後啊!石老漢摸著老牛,想起死去的老伴,心裡一陣悲傷。老牛伸出舌頭舔了舔石老漢淚水,發出低沉的牛叫聲。然而有時候總是事與願違,石老漢本打算讓老牛陪伴在自己身邊一輩子。然而……。石老漢兩個兒子,石林已結婚,老二石樹還沒對象,家裡沒錢,蓋不起新房,石老漢家老房子給老大結婚用了。總不能兄弟將來兩家擠在一起住吧,那很不方便,再說人家女方也願受這委屈。後來老大石林夫婦越來越不滿老二石樹跟他們夫婦擠在家裡,催促石老漢趕快為老二蓋座新房,讓他搬出這家。而老二也發牢騷,自己年紀不小了,也該結婚了。石老漢手中並沒有太多錢,這時兄弟倆把主意打在家中那頭老牛身上,對石老漢講:老牛已經上了年紀,耕田越來越慢。趁現在還有口氣把它賣了,這樣不僅解決了石樹的結婚問題,手裡也能攢些錢。你們兩個不孝子,它在石家辛辛苦苦乾了一輩子活,現在沒用了,你們就賣它,這種忘恩負義的事,我沒臉去做。石老漢當聽到要買自己的老伙計,那還得了,當即發怒起來。那爹你說怎麼辦,我跟玉芬馬上要孩子了,家裡又這麼小,老二年紀也不小了,可不能因為沒錢讓他打一輩子光棍。石林說道。我不管,賣什麼都可以,就是不能賣它!石老漢氣的甩門而去。家裡還有什麼可賣的,就這頭老牛還值點錢。石樹嘆了口氣說道。不過最後石老漢還是妥協了,石林兩兄弟找來那些親戚一些來勸說石老漢。哥,你就別這麼固執了,就算它再好,終究是動物,養了它一輩子,它也該為咱做點什麼。你看現在為了這頭老牛,你們父子都快吵翻天了,不值當得,你不還指望他們為你養老送終。石老漢弟弟說道。石老漢“吧嗒吧嗒”抽起煙來,嘆了口氣說道:我也知道自己這樣堅持沒什麼意義,可對它來說有些太過殘忍了,我們不能忘恩負義。你看你說的,它一動物,不通人情,更別說懂什麼恩情。好了,我給你聯繫了,那林員外最近在買牛,他家裡田地多,老牛去了也有活干,價錢很公道,給一百五十兩,這可費了我好一陣口舌。有了這一百五十兩,老二的婚事也解決了。石老漢弟弟說道。石老漢坐在那裡低著頭沒說話。過了三天,林員外派人送來銀子,幾個下人把銀子放到石老漢面前,打開牛欄去牽那頭老牛。老牛看到有陌生人要帶走自己,在牛欄裡掙扎不已,朝著石老漢發出“哞哞~”淒厲叫聲。林員外一下人生氣起來,拿起鞭子“啪啪~”抽在老牛身上,上面頓時出現一陣血痕。民間故事:老牛為主人殉葬你做什麼?石老漢看到老牛被打,頓時不樂意起來,過去把那拿鞭子的人推開。石老漢安撫著老牛,老牛兩眼流出淚水,靠在石老漢懷裡。石老漢,這頭牛你已經賣了,銀子也收了,怎麼想反悔不成?林員外家那下人說道。我沒反悔,這頭老牛怕生,還是我送它過去。石老漢說道,解開拴牛石上的繩子,牽著走了出去。老牛安靜的跟在石老漢身後,當走出家門口,老牛停下腳步,回頭望瞭望待了一輩子的家,後雙眼落淚,用頭蹭起石老漢身子。就這樣,陪伴了石老漢大半輩子的老牛被賣到了林員外家。那幾天,石老漢沒日沒夜的坐在院子裡盯著牛欄發呆,水也不喝,飯也不吃,身子越來越佝僂,話也變少了。老伴啊,你走了,現在那老伙計也走了,心裡難受,現在連個說話的人也沒有了。石老漢深夜坐在院子裡仰起頭說道。有了那一百五十兩銀子,石樹在外蓋了座新房,跟同村一女子結了婚。石老漢心裡一塊石頭也終於落地。過了七八年,已臨近七十的石老漢,有兄弟倆輪番照顧。卻說一年冬天,天空飄起鵝毛大雪,地上積雪已漫過腳踝。一天夜裡在石樹家,石老漢正躺在床上睡覺,他做了個夢,醒來後,以改往日無精打采,滿臉紅光,精神爍爍,穿上鞋襪,走出房間,興沖沖走出家門,自語道:老伙計,好長時間沒見你了,我得去看看你。外面飄著大雪,落在石老漢身上,可石老漢卻絲毫不在意,走到半路,突然滑了一跤,身子失去平衡,朝後倒去。石老漢雙眼一閉,等了一會,卻發現並未跌倒在地,而是有什麼東西扶住了他。他轉過頭看過去,聲音顫抖著說道:你…你這個傢伙…。“哞哞~”原來石老漢跌倒的一瞬間,不知何時出現的頭老牛來到他身後,用身子扶住了他。老伙計,來,咱坐下來聊聊天,我走不動了。石老漢超老牛說道,老牛小心翼翼蹲下,石老漢順著老牛身子坐在地上。老牛把身子圈成半弧,把石老漢圍在中間。老伙計,你在那邊過得還好嗎?當初把你賣了,你知道我多難過嘛,沒日沒夜的想你,想的我啊,連睡覺都睡不著。石老漢撫摸著老牛說道。而老牛不知為何望著石老漢,眼角淚水止不住往下流。或許人老了,就容易傷感,老伙計,你知道剛才我夢到誰了嗎,夢到老婆子了,她說來接我去那邊過。看來我也到走的時候了。石老漢摸著老牛說道。你別哭了,你一落淚,弄得我也想哭,你說讓別人看到一老頭子哭哭啼啼,還不嘲笑我。啊,你說是吧。石老漢說著說著,眼淚靜靜流出來。老伙計,你相信有來世嘛,如果有來世我們再……。石老漢撫摸著老牛的手突然一下耷拉下來,身子也癱軟下來。哞~。老牛發出淒厲的悲鳴聲。找到咱爹了嘛?石林夫婦問道石樹夫婦。石樹搖了搖頭,說道:咱爹大半夜會去哪?哎,剛才我似乎聽到一聲牛叫聲,很像咱爹養的那隻,會不會……。石林媳婦說道。走,我們過去看看。四人朝那牛叫聲奔去。四人找到那頭老牛,看著父親躺在老牛身上,已經斷氣。爹~。四人跪在石老漢面前。石林兄弟倆把石老漢抬回家,當日舉行了葬禮。第二天眾人抬著石老漢棺材正走在路上,突然那頭老牛跟瘋了一般,跑到眾人面前,朝著棺材大叫不已,隨後一幕,讓所有人震驚了。老牛雙腿跪在地上,淚流不止。老牛擋在棺材前面,根本無法前行。看到這一幕,在場人都罵老牛不懂事,畜生就是畜生,不通人情為,你主人死了,你擋在路中央不讓下葬。石林來到老牛面前,撫摸著它,說道:老牛,父親已經走了,你回家吧。可是任憑石林如何說,老牛就是不讓棺材千金。眾人無奈,這時石老漢弟弟想到一個可能,叫人拉來一木車子,把棺材放到上面,後讓老牛拉著,老牛朝石老漢弟弟磕了三個頭,後拉著棺材朝墓地走去。在場人看到這一幕都哭了,包括後來聽聞此事的人,也禁不住淚流不止。都說動物畜生不通人情,可眼前的老牛呢!到了墓地,眾人把石老漢棺材下葬,後填上土。眾人正打算離去,發現那頭老牛沒有離開,而是趴在石老漢墳前。民間故事:老牛為主人殉葬那頭牛這是要做什麼?石老漢都埋下去了,怎麼它還不走。一人問道。眾人回來,想把老牛帶回去,因為這已不是石家的牛了,早賣給林員外了。而此時林員外正領著人來找牛。眾人圍在老牛身邊,拽它牛角,想把它領回去。可是就是拉不動,後氣的林員外一下人拿出皮帶,狠狠的抽在老牛後背上,不一會,上面血肉模糊。老牛流著淚沒有叫出聲。夠了,隨它去吧!林員外轉身離去,用手抹了把眼淚。第二天,老牛在石老漢墳前嚥氣了,眾人在石老漢墳子旁邊又挖了座墓碑,將老牛屍體埋了下去。父親,老牛還是離不開你,它下去找你了,你和娘帶著它,再也不用擔心賣它換錢了。石林跪在石老漢墳前含淚說道。(故事完)


本篇
不想錯過? 請追蹤FB專頁!    
前一頁 後一頁
追好文 :) 點個讚吧!
支持網站營運,有空請觀看一下我們的贊助商
B